红运快三结果基本走势图修真十方乾坤章節

第一千兩百五十一章 真相

推薦閱讀: 超級女婿我的檢察官先生贅婿當道最強狂婿神級龍衛我的冰山總裁老婆第一贅婿鄉村神醫破云2吞海超武女婿

红运快三结果基本走势图 www.leqikk.com.cn “什么人!”

那修羅將軍陡然一驚,只見蕭塵的前邊,憑空慢慢出現了一道人影。

那是一個少年,有著一雙絳紫色的瞳孔,臉上印著符文,身上所穿的月色衣裳,也有上古符文若隱若現。

“吾乃上古琴魂……”

少年衣袖一拂,天地間又是一聲琴音響起,登時震得上百個修羅強者,再次往后一退,而那修羅將軍亦是微微一驚,下意識向身旁的諸葛玄策看了去:“諸葛前輩……”

“上古琴魂……”

諸葛玄策目光微微一凝,他是入圣之人,自然能夠感受得出來,眼前這少年身上,散發出來的這股魂力氣息,竟連他也看不透,究竟有多強。

“夙夜……”

蕭塵臉上亦是微微一怔,此時此刻,他自然也能夠感受到夙夜極強的魂力,隱隱間,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強。

夙夜乃是伏羲琴的琴魂,早已超脫六道輪回,不受生死桎梏,但在萬年前的時候,不知是因何緣故,而陷入了沉睡,直至三百多年前,伏羲琴為師父所得的時候,夙夜才從琴中醒來。

而他這一睡,便是萬年時間,醒來已是滄海桑田,人間大變。

不過夙夜,似乎早已經習慣了,對于人間的生死,也看得極淡,甚至很多時候,都是一臉冷漠的樣子。

至于萬年前發生的事情,他似乎也已經大多記不得了,記不得自己因何而陷入了沉睡,記不得當年究竟發生了什么。

“小子,你還不走,準備做什么?”

夙夜的聲音,此時有些冷冷淡淡,顯然是要在這里,替他抵擋住諸葛玄策和這些修羅強者。

“夙夜,可是,你……”

蕭塵眉心一凝,他知道夙夜的魂力不能過度消耗,如今夙夜的魂力時強時弱,雖然此時的魂力要比以往強,可畢竟不似萬年前,若是大耗的話,難免又會……

“你若想回去救那小丫頭,就快些走!”夙夜衣袖一拂,一股魂力激蕩出去,竟將他往那后面送了出去。

“夙夜,你……當心?!?/p>

蕭塵手指一捏,最終心一橫,往幻海那邊方向飛了去,諸葛玄策見他要走,正要去追,一股魂力忽然激蕩而來,“?!鋇囊簧?,竟將他阻攔了下來。

“好強的魂……”

諸葛玄策不禁心中一凝,目視著眼前這個上古琴魂,想不到萬載悠悠而過,這萬年前的琴魂,如今卻依舊在。

……

時間過去七天,第七日時,蕭塵終于逃出了無主之地,而這時,一道人影慢慢從后面追上了他,正是夙夜。

“夙夜……你怎樣!”蕭塵立刻轉過了身去,臉上神情擔心。

“小子,吾……無礙?!?/p>

夙夜的魂,明顯很是虛弱,就連身影,也是接近虛無了,若再不回到伏羲琴里休養,只恐多有不妙。

蕭塵更不多言,立即將伏羲琴取了出來:“你先回琴中……”

“小子……等等?!?/p>

夙夜抬起頭來,面色有些蒼白,看著他道:“此去

龍潭虎穴,多有兇險,你想清楚了么,這一次,吾魂力耗損,恐怕……是不能再助你了?!?/p>

“夙夜……沒事,我自有主張,你先回琴中?!?/p>

“好……”夙夜不再多言,身影慢慢消失,又回到了伏羲琴里,陷入了暫時的沉睡。

蕭塵看著伏羲琴上古樸的雕飾,雙眉微鎖,猶記得當年第一次見到夙夜時,那時,他還只是一個少年。

那個時候,他在紫霄峰上,總是孤孤單單的,而夙夜,便成了除師父外,他唯一能夠說話的了。

很多時候,他都會有一種感覺,兩人并非這一世才認識,仿佛早在萬年前,萬萬年前,就已經認識了,所以那一次,縱然離開玄青,夙夜也選擇留在他的身邊,而非回到凌音那里。

此刻,蕭塵慢慢將伏羲琴收了起來,再朝幻海四盟的方向望了去,眼神逐漸變得凌厲了起來。

“想不到,我能夠活著從修羅海出來吧……”這一剎那,他的眼神變得異常寒冷,身形一動,身影瞬間從原地消失了。

……

修羅海里,這幾日并不平靜,但是為了避免引起恐慌,修羅王并未宣告修羅之心一事。

此時在一座宮殿里,只見殿上坐著一位中年男子,那人身形魁梧,不怒自威,只一眼,便給人一種萬夫莫敵的氣勢,令人望而生畏。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厭月無情的父親,也即是現如今的修羅王。

“先生是看小說到吞噬 www.leqikk.com.cn說,此人的身邊,竟有一個上古琴魂,當時就連先生,也不是其對手?”

此時在殿上的,除了修羅王,還有一人,便是那日的諸葛玄策了,只見他輕輕點了點頭,說道:“此琴魂,恐非一般琴魂,而此人的來歷,目前也不好說,但我猜想,他多半不是蝕骨之地的人……”

“哼?!?/p>

修羅王冷冷一哼,說道:“你是說,此人那日雖是搶走了修羅之心,可在拿走修羅之心之前,他卻以自身八十一道靈力,穩固著修羅陣……”

“不錯?!?/p>

諸葛玄策點了點頭,說道:“我也不知道他為何竟有這等厲害本事……不過現在看來,有他那八十一道靈力支撐著,修羅陣暫時不會有什么大問題?!?/p>

“哼!”

修羅王冷冷一哼,說道:“先是破我修羅霧隱界,卻又救我修羅十余萬族人,再是奪走修羅之心,卻又不惜損耗自身元氣,來穩固修羅陣,這小子……倒還真是有點意思?!?/p>

諸葛玄策凝了凝目光,回憶起那日場景,點頭說道:“此人確實十分了得,能夠無視我的虛空禁錮,若非他先前為穩固修羅陣而損耗了不少元氣,后面來的人,多半追不上他?!?/p>

修羅王凝神不語,過了許久,才又皺著眉問道:“無情她……現在怎樣?”

聽回來的護衛說,那日在不死海,厭月無情的修羅血脈差些狂暴,修羅王之前自是十分擔心。

諸葛玄策道:“那日她的修羅血脈險些狂暴,不過當時幸好有那人,替她壓制了下來?!?/p>

“這小子……還當真有些本事,哼,本王倒要

看看,這樣一個人,他會在蝕骨之地,掀起怎樣一場風浪來?!?/p>

諸葛玄策道:“蝕骨之地,確實已經沉寂太久了……”

……

此刻在一座閣樓里,只見一名紅衣女子倚窗而坐,微風輕輕吹拂著她耳邊青絲,化不去的,卻是眉間的淡淡愁意。

在她手里,拿著一樣事物,正是那次,她去梅林小苑刺殺蕭塵,走的時候,蕭塵給她的幻海仙盟令。

那一日的場景,還有當日在不死海的場景,此時都一幕幕不斷重復在她腦海里,似這閣樓下的滿地楓葉,剪不斷,理還亂。

他到底是怎樣一個人……

厭月無情深吸了一口氣,那日他破去鬼羅巖的霧隱界,卻又救下修羅的十幾萬普通人,那天他搶走修羅之心,明明置身危險當中,卻又不惜損耗元氣,穩固住修羅大陣,最后還替自己,壓制住了狂暴的修羅血脈……

他究竟是好人,還是壞人……

“世上哪有那么多為什么,弱肉強食,優勝劣汰,難道不是這天地法則嗎?若人人皆如你一樣,凡事都要尋個為什么,那你告訴我,為什么這天下,定要分個對與錯,正與魔!”

那一日蕭塵的話,厭月無情到現在還一字不漏記得清清楚楚,他分明是那樣冰冷無情,可為什么卻又……罷了,罷了。

……

幻海之地,蕭塵已經掩去形跡,這些日,幻海四盟的戒備,明顯比他走的那日,更要森嚴了許多,就連城里,也有四盟的人巡邏,不知是用來防修羅的,還是用來防他的。

“你聽說了么?這個月在四盟圣殿,四盟將授予公子楚幻海琉璃,也即是讓他拿到去古仙界的名額……”

“不但如此,我還聽說這次,公子楚將與上官若雪完婚,這一來,東盟和北盟……”

“不過話說回來,公子楚一身修為了得,同輩之中,何人能是他對手?上次的四盟會武,上官若雪不也敗在他手里了么?”

“我倒是有個疑問,你說,這公子楚和上官若雪結了婚,可最后公子楚又去了古仙界,那誰曉得回來時,又是幾百年后了……”

這些日,大街小巷上都在議論最近的事情,公子楚拿到幻海琉璃,同時在四盟圣殿與上官若雪完婚,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這位客官,您看,要買點什么?”一間兵器鋪里,忽然走進來一個身穿黑袍的人,店掌柜連忙招呼著。

“劍?!?/p>

“客官您看,我們這兒什么劍都有,玄鐵重劍,寒鐵利?!?/p>

“能夠殺人的劍?!?/p>

店里的氣氛,一下像是凝固了,就連一旁做事的兩個小伙計,都愣了下,回過頭來,不知為何,瞧見那斗袍下一雙眼睛時,不由自主打了個寒顫。

掌柜笑了笑:“那客官,您要……”

“有多少,要多少?!?/p>

……

待那黑袍人離開之時,店掌柜拿著手里的兩枚靈石,搖頭打笑道:“這人倒是有點意思,一下買這么多劍,難不成是要去哪里屠城?嘖嘖嘖……”

相鄰小說: 軍少嬌妻萌萌噠美漫之亡者國度北上伐清吞龍戰神漢末之無良諸侯漢化大師不死武皇2領主大鬧歷史三千年红运快三结果基本走势图蟲群法則